臻彩牡丹酒在法庭上,朱某哽咽地表示,违法了没什么好辩护的,目前就想赶紧归还所欠公司款项,不希望对扣押的房子进行拍卖,而是直接过户给老板。